爱游戏官网

从门庭若市到门可罗雀:网吧将来会不会消失?

   网吧见证了中国网络的发展。在新世纪之初,网吧风靡全国,狭小黑暗的房间里人头攒动,烟雾缭绕,排队的人络绎不绝,都是人等机器,网吧就是一棵摇钱树。

    而如今,网络进入千家万户,孩童都会拿着智能手机打游戏、刷微博、聊微信,网吧再没有了往日的繁华,变得门可罗雀惨淡经营,关门的越来越多。

    据了解,我省有网吧1.16万家,每年关门的就有500多家,其他很多也举步维艰,当年的“摇钱树”如今成了烫手山芋。

    24日下午2点,在济南历下区司里街小区一处网吧,上座率不足三成,清一色都是在玩游戏的男生。“如今网络这么发达,免费无线网络随处都有,已经很少有人到网吧聊天、看电影、发邮件、查资料了。”网吧老板说,三年时间里,附近已有两家网吧倒闭,只有他勉强维持生意。

    2001年考上大学的何健告诉记者,他上大学的时候,最流行的一句话就是“去网吧”。何健回忆说,那个时候同学约着去网吧,去晚了都没有位置,得取号排队。

    在泰安的老槐树居小区,一条街上有四五家网吧。记者晚上10点走访发现,网吧上座率都不足三成,其中一家30多台电脑只有3个顾客。这家网吧老板告诉记者,原来他的地下室都营业,有90多台电脑,来上网还得排队,现在30多台电脑,往往只几个熟人来上网。

    24日下午,记者在潍坊城区新华路一家网吧看到,网吧外墙上贴着一张招聘网管的大幅广告。网吧内差不多有100台电脑,近三分之二都闲着。“我是为玩游戏才来网吧,平时都在家里上网,或者用手机上网。”正在上网的王先生说。

    连日来,本报各地记者探访了全省百余家网吧,看到的情况大都如此。

    21日下午,在莱芜一家80余座的网吧里面,只有7个客人。

    成本>>电费房租都在涨,上网费还是2元/小时

    泰安几位开了10年网吧的资深经营者告诉记者,2010年,泰安大部分网吧经营者为避免恶性竞争,把上网费定为2元1小时,如今4年过去了,这个价格没变过,而他们的经营成本却一直在涨。

    其中用电是网吧主要成本之一,最近3年,平均电价从8毛多涨到现在的一块,而他们使用的商用电价的高峰时段也是上网高峰,这项成本增加近5成。岱宗大街上一家位置不错的网吧,房租从7万涨到10万。2000年前就经营网吧的李先生说,他早年300元就能雇来网管,现在1500元还没人干。

    一位经营者告诉记者,他的网吧平均一天约400元成本,这还不考虑机器折旧,现在这个成本越来越难达到了。

    “以前没有多少零花钱,两三块钱一小时就已经非常贵了,去网吧的钱都是从伙食费里省出来的。”身为“80后”的张成告诉记者,2000年上大学时,上不起网就两个人拼机上,现在一个小时两块钱,对大家来说,已算不上什么了,但大学生们却很少上了。

    运营>>“摇钱树”变烫手山芋,仅一成网吧能赚钱

    22日,烟台福山区福海路凯迪网吧的经理李淑珍告诉记者,她是从1998年开始经营网吧的,2000年后,整个网吧行业普遍发展较好。很多网吧只有十多台电脑,随便租个房子就能吸引不少网民前来上网,被大家看作是“摇钱树”。

    李淑珍说,如今生意不好了,不赚钱,但网吧要想维持,还必须不断更新硬件软件。电脑每两年就得更新一次,即使这电脑曾是当时的最高配置。否则,上网的人就跑到其他配置好、环境不错的网吧去了。

    芝罘区文化市场执法大队副队长黄元勋介绍,目前烟台市芝罘区网吧行业经营状态,乐观地说,可以用“三山六水一分田”来形容。就是说,芝罘区30%的网吧略有营收,60%的网吧处于收支平衡以及略有赔钱的状态,仅有10%的网吧经营很好。

    21日上午,烟台一网吧上座率不足三成。本报记者 王伟平 摄

    “2006年到2009年这几年上升,之后经营状况持续下降,感觉像过山车。”在济南、菏泽、滨州、莱芜……几乎所有的网吧经营者受访时都表达了这样的感受。几位在高校附近开网吧的经营者对每次到来的假期都发愁:“寒假暑假就是我们的淡季,只能硬撑,规模小的网吧直接歇业的很常见。”

    26日,记者从省文化厅相关人士处了解到,据最近的统计数字,我省有网吧1.16万家,之所以仍保持如此一个较大数量,与我省流动人口较多、外来务工人员较多以及低收入群体有一定的关系。近些年,我省网吧数字下滑得比较厉害,平均每年减少约500家。据介绍,这个下滑速度放在全国兄弟省市来看,“还不算多的”。

    我国网吧 发展大事记

    1995年之前

    国内网吧刚刚兴起,大多只有上网终端服务和有限的游戏娱乐服务,是人们获取网络资源的最好场所。一般每小时20元。

    1995年至1998年

    第一个发展高峰,用户群体开始增加,消费水平开始降低。

    1998年至2000年

    国内网吧的数量开始迅速膨胀,从而引起了大规模的行业内竞争,消费水平直线下降。

    2000年至2002年

    网络游戏在国内开始流行,网吧用户进一步扩展。

    2002年

    国务院颁布了《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》,网吧行业开始重新洗牌。

    2003年

    文化部发布《关于加强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连锁经营管理的通知》。

    2007年

    文化部等14部委联合颁布了各地不得审批新网吧的通知,网吧牌照审批“冰封”。

    2010年

    文化部发出通知,推进全国网吧实现连锁运营。

    2011年

    文化部表示,维持原有总量布局规划不变,推进网吧连锁。严格执行不新批一个单体网吧政策。

    2013年11月

    文化部等联合发出通知,单体网吧审批解禁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