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从七个角度阐述游戏的趣味性构成要素

游戏化是人们最近热议的话题,圈内许多人士都在讨论游戏化与游戏体验之间的相似性。

1.“游戏化”这个词汇带有机会主义色彩,并且定义模糊。它看似包揽了游戏的所有优点,但其实际作用目前仅停留在积分和徽章奖励这个表面上——例如忠诚及名望系统。

2.游戏的意义极为丰富,当前游戏化形式的起步并不算糟糕。将忠诚及名望系统与网站或产品绑定的做法已不鲜见,相信游戏玩法的其他元素也将接踵而至。

在这里,我想为游戏趣味性的“结构”下定义,并探索这些元素应用于现实商业的可行操作方法。本文将主要剖析游戏、有趣、玩这三个概念之间的交集。

游戏为何具有趣味性?

不少学者和游戏设计师都曾探讨过这个问题,游戏设计界对此问题的普遍回答是:游戏让玩家选择和学习。先来看看一些游戏行业元老的观点:

Raph Koster在《A Theory of Fun》中指出:

趣味性就是大脑处理问题的活动。

Jesse Schell在《The Art of Game Design》的看法则是:

游戏就是人们通过的玩乐的心态解决问题的活动。

我完全同意这二位的说法。我自己也做过几乎相同的定义:(趣味性就是)有趣的决策(Sid Meier也说过同样的话)。我下此结论的原因是,我个人很喜欢游戏中的“决策”和“ 挑战”元素。

如果你是为像我、Raph和Jesse这类人设计游戏,这种定义应该十分管用。电子游戏设计已经有30多年的发展史,假如你的工作是解析游戏,并在企业网站等全新领域中重新运用“ 趣味”元素,那么深入理解其定义必将为你派上大用场。

出人意料的事实

我们看到有不少游戏正逐渐丧失其教育性,《FarmVille》和Foursquare尽管其中所涉决策有点无趣,可供人学习的知识极少,但仍然被称为“游戏”。如此看来,通过“选择”和 “解决方案”来定义游戏似乎有些片面。

但也有一个观点可支持原来的定义。《FarmVille》当中还是有一些可让人学习的元素。至于Foursaquare,我想人们从中学到的通常就是在哪能保住自己的市长头衔,在哪会失去 这顶“乌纱帽”……

但我并不是在为游戏的旧定义背书。事实上,我认为这些“游戏”中的学习层面太肤浅,几乎不能算是具有教育性。就算你假设《FarmVille》玩家的智商略低于一般的“真正游戏 ”玩家,那也不能解释他们长期逗留游戏的原因——他们是持续数月泡在游戏中,这么长的一段时间早就足够傻子学会游戏中的一切操作和活动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